赛马会官立中学简介|香港赛马会彩霸王出肖
主頁 > 協會雜志 > 生活廣角 >

哈薩克族的臨終關懷傳統

【字體大小】 [] [] []2019-04-22 15:02 文章來源:中國穆斯林編輯部 作者:嚴夢春

起源于歐洲的臨終關懷理念,其宗旨是幫助各種臨終患者能夠在身體舒適、心情平靜安寧的情況下有尊嚴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并給予臨終者家屬以適當的安慰,使他們獲得精神支持,從容地接受現實,最終讓“逝者魂安”“生者心慰”。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考察,臨終關懷其實就是不同族群關于死亡的文化體驗儀式。以游牧為傳統生計的哈薩克族,其臨終關懷理念和實踐植根于伊斯蘭教與薩滿教,其臨終關懷傳統有著濃郁的草原氣息,呈現出鮮明的民族文化性。本文從哈薩克族的宗教信仰和喪葬儀式出發,整理哈薩克族的臨終關懷傳統,希望將哈薩克族民間的臨終關懷儀式與現代醫學救治相結合,找到更加高質量的臨終關懷做法,推動臨終關懷事業發展。

一、哈薩克族的死亡觀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臨終關懷的主要內容是幫助臨終病人和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人理解死亡并坦然接受死亡。哈薩克族的死亡哲學和臨終關懷傳統深受伊斯蘭教的影響,認為人是由肉體和靈魂兩部分構成,死亡是個人生命中斷的一個過程,肉體的死亡只是暫時的,靈魂卻是永生的。一個人的生命分別存在于今生和后世,追求兩世吉慶。因此哈薩克族熱愛生命,珍惜生活,對待死亡也顯得從容和坦然。

另外,由于哈薩克族歷史上曾信仰過薩滿教,受薩滿教的影響,人們認為亡者使用過的物品通常具有祛邪、保佑平安之功用,尤其是葬禮上的食物和使用過的白布,人們往往會搶了來給自己的孩子做衣服。據說穿了這樣的布所做的衣服,不做噩夢,可以長壽。一般來講,人們會因為畏懼死亡而對亡人用過的東西唯恐避之不及,但哈薩克人相反的做法恰恰說明他們對待死亡的態度是豁達的。

二、哈薩克族挽歌中的關懷

“生時歌來迎,死時歌來送”,世代逐水草而居的哈薩克人至今仍保留著這種古老的傳統。人們認為為亡者吟誦挽歌是天職,如果不吟誦挽歌則表明亡者身后沒有親屬和后代。他們為亡人唱挽歌,以委婉表達哀思。可以說每一個去世的哈薩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挽歌。悲痛的挽歌,一方面讓聽者回憶起亡者生前的事跡,不禁潸然淚下;另一方面,使聽者懂得人生的短暫并且由此開始珍惜自己的生命。

一般情況下都是婦女唱挽歌,歌詞的主要內容是贊揚死者。如給親朋好友吟誦的挽歌:

“哥哥永遠離開了我們,你是我們家庭的支柱。您的腳步踏過千山萬水,熟悉所有的地方。為民所想,為民所需。哥哥幫過很多的人,人們在為你哭泣。”

“您是我們生活中的支柱,是為我們乘涼的大樹。您的名聲傳遍四方, 我們現在失去了您如同孤兒”。

由于哈薩克族長期生活在草原、高山、森林中,所以往往會把死者喻為“高山”“清澈的湖水”“聳立的大樹”“雄鷹”“駿馬”之類。如為父親唱的挽歌:

“死神把雄鷹帶走了,雛鷹翅膀還沒長硬啊! 離開父親怎能飛翔啊!”。“父親心胸遼闊,志在崇山峻嶺, 我們登上峰頂, 卻看不見他的足跡。”

“我的父親沒有了,百靈不再歡唱了,山鷹從樹上飛走了,飛上天空不回歸了……受傷的喜鵲逃不出死神的魔掌,敬愛的父親永遠安息吧。”

在給配偶吟誦的挽歌中,極其深刻地表現了婦女失去丈夫后的悲哀和戀戀不舍之情,以及丈夫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正如歌中唱道:

“喬汗我的愛人,男人中的豪杰。死神來奪走了他,雄鷹展翅飛走了。”

另外,哈薩克族給年長者或年齡超過八九十后去世的老人吟誦挽歌時哭得不是很悲痛。人們在對百歲老人去世后吟誦挽歌時,詞義中沒有對失去亡者后的惋惜之情。如:

“我原本是阿吉的好女兒,你娶我只為自己的榮耀,如果你想活的只是百歲, 當初為什么還要娶我,如今你卻違背諾言,撒手人寰離開我。就算我不為你哭喊, 但我又覺得內心不安”。

總之,哈薩克族十分重視挽歌。它有固定且悲傷的曲調,其內容由唱挽歌者根據自己對死者的感情來編,如果不會編歌就背上幾段挽歌,用以表達對死者的真摯感情。因此,有些長輩會說:“如果我死了,你們為我唱出這樣好的挽歌,我死也瞑目了。”

三、哈薩克喪葬儀式中的關懷

任何民族中若有人去世,活著的人的心情都是十分復雜的,而有關死亡的儀式則有著重要的心理及情感撫慰功能。馬林諾夫斯基在對死亡儀式進行研究的過程中曾指出,“葬禮也是一種滿足人的基本需求的文化設定”。由于哈薩克族歷史上曾信仰過薩滿教,在其皈依了伊斯蘭教之后,葬禮儀式則混雜了古老的薩滿教習俗和伊斯蘭教教規。

首先是報喪儀式。報喪儀式有兩種:一種是通過豎桿來報喪。一般有威望、有地位或富有的人去世以后,家人要從氈房的天窗向外豎起一根掛著靈旗的長桿。旗子的顏色因年齡有區別。死者是年輕人,要掛紅色的旗子;是中年人,要掛一半紅一半白的旗子;是老人,要掛白色的旗子。一種是通過報喪詞來報喪。這種報喪詞比較隱晦,往往暗示人們,逐漸影響人們的情緒,在精神上起到緩沖作用,使死者的家屬和親人不致因為噩耗來臨而受到突然的打擊。哈薩克族常用的報喪詞在民間廣為流傳。如:

“沒有不斷的鐵,沒有翅膀完整的鷹……鉆天楊一經折斷,用金子也接不起。從源頭渾起的河水,倒進水銀也不會澄清。活人不能跟著死人死去,也沒有死者能夠復活。”

當人們接到通知后,往往將手中的活置于一邊,立即趕往逝者家中慰問。人們會戴上花帽,拎上一些布、馕、方塊兒糖等禮物以示問候。前來吊唁的親朋先同屋外的男性親屬問候并相互擁抱,再進屋寬慰正在哭唱挽歌的女性家屬。而人們勸慰死者家屬時一般都會說“生死在天”“死而不復”“再多的眼淚是不會讓死者復活的”“對待不幸應該比鋼鐵還要堅強”“讓真主把亡者未盡的事業給他的子女吧”之類的話,并且讓家屬保重身體,化悲痛為力量。當阿訇高聲吟誦《古蘭經》時,眾人則哭聲漸止,默念經文掩面為死者祈福。

其次是為亡者守靈。當人停止呼吸時,家人要請來阿訇,把死者的臉朝向麥加的方向,并祈求真主護佑。要用白布綁住下頦,讓眼睛合攏,并使之平躺,用干凈的白布蓋上臉,把尸體單獨放在一個氈房中或用帳篷圍起來。根據死者親屬居住的遠近和氣候的冷暖,遺體要在家里停放—天,并點長明燈一盞,由死者的親戚、好友和鄰居守靈(一般是老人)。哈薩克族認為死者的靈魂會在家人身邊停留,第三天才會從天窗飛上天。

第三是送葬儀式。按照伊斯蘭教的規定,去世之后,人們會對死者的身體進行“凈身禮”。為死者撣去塵埃,裹上白布,希望死者的靈魂能夠以潔凈之軀升入天堂。裹尸之后,遺體將會按照宗教的規定實行土葬。下葬前要舉行贖罪儀式、葬禮祈禱。阿吾勒的長者(或死者的親屬)會問眾人:“這個人生前怎么樣?”眾人回答:“是個好人,善良的人,祝他升入天堂,愿他安息!”送葬儀式結束后進入出殯儀式,要將尸體臉部向著圣地麥加的方向。下葬時,會請當地德高望重的阿訇念《古蘭經》。亡者的兒子和親友及所有送葬者會每人在尸體上撒上一把土,安放好尸體并堵好洞口。埋葬之后,親屬和本部落的人們要給亡者家屬送食物、白布和牲畜。念經禱告結束之后,家人唱挽歌與亡者道別。

綜上所述,獨特的游牧文化,加上薩滿教和伊斯蘭文化的影響,哈薩克族形成了其獨特的臨終關懷傳統。這種傳統不僅使逝者安息,而且撫慰了生者,讓生者看到生存的動力和意義,這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人們對死亡的恐懼,給予了生者堅強活下去的勇氣與希望。

然而,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越來越依賴現代醫療技術,科學的醫療救助思想已成為我們生活中唯一可行的標準與原則,指導著我們與身體和生命有關的行動。然而“科學的精神需要和世界各地人民的文化,諸如信仰、民俗和哲學等相整合,才能更好地減輕人類致死疾病的困擾,贏得健康美好的生活”。哈薩克族的死亡觀和臨終關懷傳統給瀕臨死亡的人及其親屬提供了心靈和精神上的慰藉,是一種成功的臨終關懷實踐,對于其他族群的臨終關懷事業是一種有益的示范。對這些傳統和做法進行歸納整理,運用到當代醫學救治的臨終關懷活動中,完全可以對這一事業提供有效的幫助。人類學家德蘭認為,“人類的生物屬性與文化屬性需要同時并舉才能獲得共同發展”。根據這一論斷,筆者認為,現代醫學的臨終關懷實踐應結合地方本土文化,醫生面對患者的疾病和死亡應充分尊重不同民族和宗教的生死哲學,因為“從臨終關懷的歷史及目前在全世界許多國家推展的臨終關懷的實踐中可知,實現尊嚴死,必須借助于高度發達的醫療科技;而實現安詳死,則必須充分運用宗教及哲學的智慧”。

(作者系北京郵電大學副教授)

光輝歷程60周年——紀念中國伊斯蘭協會成立60周年
更多>>圖片新聞
赛马会官立中学简介 15选5技巧稳赚高手 大乐透2018年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关于1368的技巧 排列五开奖号码长局表 11选5走势图北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英国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体彩阿四荐号 排列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停止销售